<address id="h3xpx"><font id="h3xpx"></font></address>

      <dfn id="h3xpx"></dfn>

        <form id="h3xpx"><th id="h3xpx"></th></form>

        <output id="h3xpx"><ins id="h3xpx"><sub id="h3xpx"></sub></ins></output>
        <del id="h3xpx"></del>

        四川省甘孜州:發揮藏醫藥優勢助力疫情防控

        瀏覽:635發布于:2020-03-29

        四川省甘孜州:發揮藏醫藥優勢助力疫情防控


        180423795190f8a2c81a507d6254dbb3.jpg

        醫務人員為牧民群眾送防疫藏藥。

        59d02e4552ca640f366d9b85aae87542.jpg

        醫務人員送防疫藏藥到防控卡點。

        a0edf3e36482ad863c181614dbd6f7b0.jpg

        醫務人員送防疫藏藥到隔離點。

        f55a0a5fadcc470af729d6995b794639.jpg

        醫務人員正在分裝防疫藏藥。

               抗擊新冠,藏醫有作為;勇斗病魔,藏藥顯“神威”。

               制定藏醫藥診療方案、推出“清肺解瘟”建議組方、藏藥道孚抗疫一線傾力協助預防救治……

               自疫情發生以來,藏醫與西醫、中醫上演“三套車”,在雪域高原上與新冠病毒進行生死搏斗。中、西、藏醫藥結合診療,打出一套協力抗疫“組合拳”,實現了““1+1+1>3”的顯著臨床療效。

               藏醫藏藥作為中華民族古老醫學的一個分支,常以神奇的療效和神秘的色彩讓世人駭目。藏醫藥的抗疫作為,也讓世人再一次對蘊含古老智慧的民族瑰寶進行關注。藏醫藥發展,前景可期。

               千年古方助抗疫

               已亥庚子冬春之交,新冠肺炎來勢洶洶,疫情防控形勢嚴峻。1月22日,四川省甘孜州藏醫學會專家聚首討論抗擊新冠肺炎對策,迅疾制定《甘孜州新冠肺炎藏醫藥診療方案(試行)》(藏漢語版)。

               疫情不等人,良方尤可貴。針對提早介入、厘清病因、配合西醫、綜合干預、優勢互補、發揮效用、縮短療程、遏制蔓延,結合新冠肺炎癥狀收集和臨床分析,選取了臨床應用時間長且療效確切的“藏醫藥防治瘟疫犯肺癥”的千年經典古方劑組合,包括郎波各覺、佐窩尼昂、催湯三種,作為新冠肺炎組方。

               2月6日,甘孜州藏醫學會補充完善《甘孜州新冠肺炎藏醫診療方案(試行)》(藏漢語版),公布了以藏藥郎波各覺、佐窩尼昂、催湯外,兼以仁青芒覺、達斯瑪布、七珍湯、遲湯、洛覺瑪、藏藥香囊、藏藥熏香等組成的藏醫藥“清肺解瘟”建議組方。

               2月11日,甘孜州衛生健康委(州中藏醫藥管理局)正式行文建議在甘孜全州推薦使用州藏醫藥協會制定印發的《藏醫藥“清肺解瘟”組方》(藏漢語版)。

               2月14日,藏醫專家團隊奔赴一線參與疫情防控,藏藥大面積用于甘孜抗疫——

               截至3月12日,通過數輪免費派藥,已累計為道孚774人次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11435人次居家隔離者以及2040余名隔離點值守人員、環衛工人、敬老院老人等發放了價值90萬元的藏藥制劑、藏香、中藥湯劑,實現了道孚“五鄉一鎮”疫區中藏藥全覆蓋。

               甘孜州78名確診病例中,有76名使用了清肺排毒合劑(新冠 1號)和藏藥制劑,參與率達97%。這是以往疫情防治從未有過的,這也意味著中、西、藏醫藥結合防治新冠肺炎具有標志性的里程碑意義。

               截至3月12日,累計為甘孜全州55.11萬名群眾免費提供發放中藥大鍋湯和藏藥制劑,價值385.63萬元。

               天下醫學萬變不離其宗,皆是相通相融合。新冠肺炎癥狀從藏醫藥因時、因地、因人制宜“三因”學說來解釋,類似于中醫的瘟癥。以此為綱,結合歷代藏醫藥圣手留下的足夠豐富的、寶貴的方藥、方法和方略,除了幫助患者恢復自身正氣,減輕緩解病情,截斷逆轉病勢,從而促進患者盡快痊愈外,還按照藏醫藥 “未病先防、防治結合”可扶正陽氣、提高免疫力的特色優勢,促成藏醫藥在“疫”線早期介入、全面覆蓋、關口前移下沉。

               此次抗疫中,大部分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和醫學觀察隔離者通過服用通治方的藏藥制劑和大鍋湯,對高危人群產生預防作用、讓輕癥患者病情不再加重、讓重癥患者不至于死亡,對傳染病治療留出較大的“緩沖地帶”。

               確診病人住院治療期間,郎波各覺和香囊藥包投入隔離病區廣泛使用,藏醫藥跟蹤施治再加上心理疏導,從而達到“祛瘟強體”鞏固療效的作用。

               “目前,絕大部分病人對通治方的反映都很好,不良反應很少,服藥比較安全,這就是最好的反饋?!备首沃莶蒯t藥協會會長、州藏醫院院長白瑪卓嘎不無自豪地表示,此次抗疫是對藏醫藥的一次大考,甘孜交出了一份優異的答卷。

               西藏醫藥大學博士生導師、著名藏醫藥學家貢覺·旺堆也對抗疫中的甘孜藏醫藥發揮作用倍加推崇。他說:“客觀來說,藏醫藥雖然不能‘阻擊’一切疫病,但州藏醫藥協會此舉選取仁青芒覺、郎波各覺作為防治新冠肺炎主藥,可謂組方精準有力?!必曈X·旺堆認可甘孜推廣應用的藏醫藥“清肺解瘟”組方,并肯定甘孜藏醫藥“智囊天團”同步帶動了一大批藏醫藥瘟疫藥物的臨床研究和推廣應用,意義深遠、影響重大,為甘孜全域疫情防控貢獻了藏醫藥智慧。

               道孚居家隔離群眾彭先生是抗疫組方的“活招牌”和“宣傳員”。他說:“噶真切!藏醫藥用后感覺很好。讓我們減少了焦慮、緊張和恐慌,能正確看待疫情,也曉得先期預防的重要性?!?/p>

               西醫為主,中醫藏醫為輔,西醫、中醫、藏醫三結合是甘孜抗疫的最大特色。道孚疫情防控省專家組組長李國平對藏藥助力抗疫給予高度評價。

               作為民族瑰寶的中醫、藏醫和體現現代人類科技智慧的西醫都是人類健康的守護神。三種醫學采用的手段不同,但都是在“照顧”患者,目的一致。天下醫者是一家,在此次抗疫中,更深層次顯現了藏醫和中西醫結合,對癥選用、優勢互補,在抗疫中產生“1+1+1>3”的效果。

               藏藥飄香抗疫史

               人杰地靈、物華天寶。有著世界“第三極”之稱的青藏雪原,冬蟲夏草、川貝母、天麻、紅景天、藏木香、羌活、雪山一枝蒿……神奇植物本草,猶如遺世奇葩。

               在夜晝更迭的歲月里,上述諸種“人間甘露”漸漸走進雪域先民們的視野,遂自采、自制、自用,古老藏醫藥應運而生。

               經過一代代藏醫藥人不斷的傳承創新,在漫漫發展進程中,藏醫藥日臻煥發出傳承歷史悠久、理論體系完整、實踐經驗豐富、學科門類齊全、診療特色鮮明、文化載體多樣的顯著特點,與中醫學、西方醫學、印度吠陀醫學一道展示著世界傳統醫學的魅力。

               藏醫藥像一朵瑰麗的雪蓮花在青藏高原盛開了數千年,凝聚了無數人智慧的結晶,守護著高原人民的健康。

               針對此次藏藥抗疫作為,貢覺·旺堆分析:“當前,西醫在主導治療疫病方面有著較好功效,但數千年攢下來的藏醫藥芳香開竅、調節機體、殺毒祛疫等理論知識和實戰經驗,仍是抗疫的重要‘利器’之一?!?/p>

               回溯藏民族“時間簡史”,藏醫和疫病的斗爭從未停止,藏藥一直是各類瘟疫病毒的“死對頭”, 藏醫藥自身的發展歷程本就是一部與瘟疫(傳染?。┑亩窢幨贰?/p>

               《四部醫典》《甘露寶瓶》等藏醫藥經典著作就記載了一定數量防治瘟疫的名方、秘方、驗方;

               早在公元八世紀,《四部醫典》第三部《秘訣部》就記載了疫病概念、多種病因、具體分類、癥狀診斷、治療原理、預防措施、用藥處方,一應俱全,甚至還有對未來瘟疫傳播的預測分析,是最早介紹藏醫介入預防在傳染性疾病中發揮的正向作用的典籍;

               1266年,西藏阿里古格地區發生疫情,當地藏醫藥專家開出“古格奇至”和“防疫奇至”等治療瘟癥處方;

               14世紀,西藏后藏薩迦地區爆發傳染病,著名藏醫藥專家唐頓杰布針對疾病特征創制出“紅色清瘟丸”;

               19世紀末,青海果洛地區發生鼠疫,著名藏醫藥專家斗拉諾布、堪藏周杰研制出“九味黑藥防疫散”“十二味翼首草丸”;

               20世紀初,西藏江孜局部地區爆發天花,藥王山利眾藏醫學院專家首創所謂的“天花疫苗”,《藏醫秘訣補遺》中詳細記載了18種瘟疫病的防治方法,《藏醫實踐概論》中詳盡搜羅了38種瘟疫病的防治經驗……

               歷代藏醫與各種疾病開展了斗智斗勇的抗爭,留下了不少療效確切、行之有效的診治教案和經典組方。

               此次甘孜州阻斷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態勢,巧妙借助藏醫藥“治未病”,即未病先防、已病防變和瘥后防復的特長。既有通用方,也有針對不同病情、不同癥狀的方劑,還有中成藥,體現了辯證與辨病的統一、理論與臨床實踐的統一、指導和規范的統一。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甘孜州藏醫藥協會“爬梳”藏醫經典《四部醫典》,開出了“清肺解瘟”組方。其中,郎波各覺成方于約公元一至二世紀,佐窩尼昂成方于公元十七世紀,催湯則成方于公元十五世紀,為南派藏醫藥創始人宿卡娘尼多吉發明,歷經瘟疫錘煉的這些抗疫藥物,或可送服,或可作香囊藥包佩戴,皆有揮發氣味,刺激鼻腔、呼吸道黏膜,從而達到人體免疫力調節和預防呼吸道傳染病之功效。

               曾經璀璨,今又流芳。集青藏高原自然科學和人類智慧為一體的中國古代醫藥科學瑰寶——傳統藏醫藥,曾在雪域高原的抗疫史中發揮作用的藏醫藥,又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展現作為。

         


        亚洲精品在线网站_国产精品粉嫩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中文字幕日产乱码高清_亚州四虎精品久久久_午夜亚洲AⅤ无码高潮片在线_久久免费网国产AⅤ